<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建黨百年專題>>百年僑心
      李光前:濟世益群的儒商典范
      2021年04月08日10:05  來源:福僑世界總網

      編者按: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在全黨開展黨史學習教育和全省開展“再學習、再調研、再落實”活動之際,由中國僑聯信息傳播部指導,福建省僑聯主辦,各設區市僑聯等協辦,聯合推出“追夢中華·學僑史 憶僑杰”專題宣傳。報道百名閩籍華僑華人和歸僑僑眷代表(或事件)與祖(籍)國心連心同呼吸共命運的百年歷程,投身中華民族獨立解放、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現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偉大實踐,展現敢拼會拼愛國愛鄉無私奉獻的華僑精神,進一步凝聚實現全方位推動高質量發展超越、開啟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新征程的磅礴福建僑界力量。

      世界十大華人富商之一,一生致力于慈善公益,建學校、辦醫院不計其數,抗戰時為捐資辦學曾典當衣物,捐出全部股權的48%設立慈善基金,為中國、新馬社會發展做出卓越貢獻;克己奉公,出門坐三等座電車,衣食極盡簡樸,醫生檢查出其營養不良——

      李光前:濟世益群的儒商典范

      人物簡介:李光前(1893 -1967),祖籍福建省泉州市南安市,杰出的華人實業家、教育家和慈善家。一生熱心公益,為中國和新馬地區的社會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巨大貢獻,被譽為“星馬一代完人”、“南國之光、華社先賢”,周恩來總理曾接見并對其愛國愛鄉之心給予高度贊揚。

      從貧寒學子 成長為“橡膠大王”

      19世紀末的中國,列強入侵,軍閥混戰,民不聊生。為了生計,彼時大量泉州人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漂洋過!跋履涎蟆,李光前的父親李國專,也是其中一員。1903年,10歲的李光前,遠渡新加坡與父親團聚。

      盡管家境貧寒,李國專仍節衣縮食,堅持將兒子送進學校,學習中英文。1908年,勤奮聰穎、成績優異的李光前,在當地中華總商會主席吳壽珍的推薦下,獲得清政府的資助回國求學,先后就讀于南京暨南學堂(現暨南大學前身)、唐山路礦專門學堂(今西南交通大學)等。

      可惜亂世容不下平靜的書桌,不久,辛亥革命爆發,李光前積極響應,加入同盟會,投身革命。不久,得悉父親病重,他毅然放棄學業,返回新加坡侍奉父親。返新后,他在道南學校、崇正學校教書,兼任華文報《叻報》的電訊稿編譯。后來,好學的他,再次考入新加坡英國殖民政府測量局主辦的測繪學校,同時還修讀美國大學的函授土木工程課程。

      畢業后,機遇開始垂青學貫中西、德才兼具的李光前。他最初受聘于泉籍僑領莊希泉與友人合辦的中華國貨公司。第二年,他應陳嘉庚力邀,到其創辦的謙益公司。

      由于他勤奮好學,精明干練,為人穩重,深受陳嘉庚器重。不僅很快得到升遷,陳嘉庚還將長女陳愛禮嫁給他。1916年—1927年間,李光前盡心鼎助陳嘉庚的事業,也積累了豐富的企業經營管理和貿易經驗。

      以李光前的才識,早早便可自立門戶,但他非常重情義,對陳嘉庚十分孝順,直至36歲,在岳父的首肯下才獨立經商。1928年,他創辦南益。憑借“誠實、信用、嚴明、謹慎”的經營原則及中西融合的現代管理經驗,李光前很快在商界脫穎而出,上世紀30年代末,便成為新馬有名的“橡膠大王”“黃梨大王”“金融巨子”,20世紀60年代,已躍居東南亞首屈一指的實業家。

      “平時需要教育,戰時更需要教育!”

      小孝齊家,大孝為國。李光前不僅對父親、岳父等長輩十分孝順,對國家和民族,亦可謂忠義兩全?谷諔馉幈l時,新加坡淪陷,正出席世界樹膠大會的李光前滯留美國。他熱心協助盟軍培訓軍政人員,并加入國際紅十字會工作,借機發動海外僑胞為祖國籌資捐款。

      他積極支持陳嘉庚出面領導籌款抗日工作,并率先捐資。1938年10月,陳嘉庚發起組織的“南僑總會”成立,他參與籌備并當選為常務委員,負責聯絡南洋僑商捐購救國公債,他帶頭認購了大量公債。他還擔任新加坡中華總商會主席,為國內抗日籌款籌物。

      “平時需要教育,戰時更需要教育!遠處國外,在祖國辦教育也可略盡國民義務!崩罟馇霸谥掠讶说男胖姓f。1943年他在家鄉創辦國光中學時,東南亞的所有產業已被日本沒收,經濟十分困難,為使國光中學書聲不輟,他甚至典賣衣物、汽車、手表。

      打工時曾典當手表湊錢建學校

      李光前先生任新加坡大學首任校長,圖為李光前在新加坡大學辦公

      深受陳嘉庚“傾資興學”精神影響的李光前,深知教育對開啟民智、民族獨立與振興的重要作用,不遺余力在家鄉興辦教育,將很多貧寒學子送進課堂,甚至送出國留學。

      對李光前來說,興學是終其一生都在堅持的事,即便還是一名打工仔、即便曾兩次破產,都沒停過。南安市芙蓉基金會理事長李揚川介紹,1922年,李光前還是陳嘉庚公司職員的時候,一個月工資就數十元,他就把所有積蓄都拿出來,還典當了心愛的手表,湊足600元,托族人帶回鄉,在家廟旁興建了一所小學。

      創辦南益公司不久,正是公司最需要資金的時候,他仍以父親的名義成立了“李國專助學金”。20世紀50年代初,他冒著政治風險,匯出巨款,請陳嘉庚主持擴建國光中學、國專小學,新建國專醫院和國專幼兒園。

      今年63歲的南安市芙蓉基金會副理事長李祥林,與李光前同村。上世紀60年代,家境貧困的他本不奢望能讀書,因為李光前為周邊4個村的孩子提供免費入學的機會,他得以走進學堂。他讀二年級那年,見過李光前一次,“他穿著長袍、拄著拐杖,很清瘦,他一路上有愛地摸摸我們的腦袋、握握我們的手,非常和藹!笔潞笏胖,彼時李光前已患癌,病得很重,趁回國治病的機會特地回了趟家鄉,最后再為牽掛了一生的光前學村做點事。李祥林說,辦學之初,因為梅山十分偏僻,又是私立學校,很難招聘到教師,為了提高教學質量,校董會四處高薪聘請老師。他受李光前的恩惠免費讀完小學和初中,后來考入南安師范學校。1981年他師范畢業前夕,國專小學的校長來校招聘,問他是否愿意到該校任教,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受過李先生的恩惠,能在他創辦的學校工作,也算是一種致敬!崩钕榱忠桓删褪30多年,從普通教員到校長、書記。2013年退休后,南安市芙蓉基金會邀請他到該會工作,“能繼續為光前先生的慈善事業出一份力,我覺得十分榮幸!崩钕榱终f。

      與他有同樣人生軌跡的,還有國光中學原黨總支書記李漸來。他們兩人說,不止他們,70多年來,南安無數個貧寒的學子,從光前學村走出去,改寫了自己乃至家族的命運。

      在被稱為“南方之強”的廈門大學百年校史上,李光前及其家族也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2013年,時任廈門大學校長的朱崇實曾撰文憶及李光前對廈門大學的重要貢獻。廈大創辦初期,李光前便通過捐資辦基金、月捐、年捐等方式支持廈大。20世紀30年代以后,陳嘉庚的企業連年虧損,難以繼續維持辦學經費。李光前立刻慷慨輸財,幫廈大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

      1951年—1954年,為修復和擴建被炮火破壞的廈門大學和集美學校,李光前慷慨捐贈巨資,共建新校舍24幢,建筑面積近6萬平方米,使廈大校園整整擴大了一倍。陳嘉庚公司關閉后,廈大及集美學校歷年的經費,都得到李光前的大力支持。

      捐出個人全部股權設慈善基金

      “錢由我辛苦得來,亦當由我來慷慨捐出!笔聵I有成的李光前,開始“廣泛濟世”,他捐助的對象不分種族、籍貫、地域或宗教,他的善舉幾乎遍及世界各地,沒人知道他到底做了多少公益事業。

      為了讓慈善濟世的精神永續,李光前用心良苦地將慈善資金制度化。1952年,他創立李氏基金,把南益集團的部分資產捐作基金。1964年,又將個人名下的全部股權(占南益總股份的48%)捐獻給李氏基金。作為南益集團最大股東的李氏基金,每年數目可觀的股息,永久性地全部用于慈善事業。

      在新加坡《聯合早報》出版的紀念李光前逝世50周年的書中,多位新加坡的著名學者、社會學家回憶中均對李光前對新馬地區的卓越貢獻給予了高度評價。那時新馬地區很多個人和組織,特別是學校、醫院,遇到困難,第一時間都會想到給李氏基金寫信。他向醫療、教育、科技、文化等公益事業捐出了不計其數的巨額款項,先后捐資興建了南洋大學、新加坡大學、馬來亞大學、道南學校、光華學校等,對新馬地區華文教育的發展居功至偉。

      慷慨捐資的同時,李光前還身體力行。新加坡媒體報道,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一般民眾都認為獻血對身體有害,為讓更多人獻血救人,70歲生日時,他還瞞著家人悄悄跑到醫院獻血。太太心疼地勸他說:“我們捐錢給人家就好了,為什么這么大年紀了,還要自己獻血?”李光前回答說:“人家性命垂危,若沒有血會馬上失救,我們可以慢慢補回,要做個榜樣給人家看,不然誰會獻血?”

      出門坐三等公交車

      李光前捐建的廈門大學建南大禮堂

      “芭蕉撫臂無人見,暗替千花展綠蔭!毙录悠聡鴮毤壦囆g家潘受,用這兩句詩來表達對李光前不求名利、默行慈善高尚情操的崇敬之情。

      李光前曾說:“無論做什么事情,都不要討功勞,一討功勞就不對了!彼惺乱幌蚍浅5驼{,拒絕了很多其所捐助的學校、醫院以其名字命名的做法,“我辦教育不是為了留名聲啊!本杞◤B門大學建南禮堂樓群后,陳嘉庚建議以“李光前”命名樓群,李光前堅決不肯,眾人再三勸說,最終以他親人的名字和家鄉的地名來命名,如以其三子成義、成智、成偉命名的四棟建筑以及南安、芙蓉、國光、南光等樓群。

      李光前的助手們回憶說,他生活簡樸之至,近似苦行僧,煙酒不沾,平素以地瓜和稀飯為主食,經常配咸菜;他出門常搭三等座的公交車和電車,還曾因為形象過于樸素,被工廠的門衛拒之門外。他不僅嚴格要求自己,對子女同樣十分嚴格,在他的言傳身教下,子女們都勤儉自奉,堅持踩自行車上學。

      南益元老李成楓憶及,晚年李光前患肝癌到上?床,李成楓問會診的醫生:“他一切生活都很有規律,怎么會得這種?”醫生回答說

      “病很難說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但有一點很明顯,那就是他營養不良,營養不良后,啥病都會得!笔澜缬忻膬|萬富翁,竟營養不良,會診的專家都覺得難以置信。

      光前裕后精神永續

      1965年,周恩來總理親切會見李光前先生伉儷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老一輩新加坡人提起李光前,常會哽咽落淚,稱其為“苦難者的明燈”。而祖國和人民,也沒有忘記他的拳拳愛國愛鄉情懷。1965年,李光前回國,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親切接見,周恩來高度贊揚李光前的愛國愛鄉之心:“嘉庚先生、光前先生翁婿的愛國壯舉,是一段千秋佳話呀!”

      1967年,74歲的李光前在新加坡去世,新加坡市民傾城出動,為這位一生熱心公益事業的善者送行。

      斯人遠去,光前裕后。李光前已辭世半個多世紀,他樂善好施、興學助教的精神仍在延續。其哲嗣李成義、李成智、李成偉一同主持以家族名義運作的李氏基金,繼續傳播大愛。為實現父親興學報國、造福桑梓的意愿,他們積極捐資和倡導成立芙蓉基金會,28年來,捐款超過三億元。李成智圖書館、南安市工業學校、光前醫院……在父親福澤深潤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慈善足跡!拔覀兗易宄蓡T和李氏基金將繼守家風家訓,發揚先父精神,一如既往地關心支持光前學村和家鄉的教育文化衛生等公益事業!痹2018年李光前誕辰125周年紀念活動當天,李成智發來一封信,信中寫道。

      除了繼承父親樂善好施的精神,同父親一樣,他們也都非常儉樸低調。工作關系,李揚川、李祥林曾數次到新加坡。他們回憶說,2009年他們到新加坡,李成智接見他們前,工作人員再三強調,年近九旬的李成智身體不好,最多只能見十分鐘。沒想到李成智足足與他們交談了一個多小時,他詳細了解光前學村辦學情況及遇到的困難,并表示將繼續大力支持學村建設。時隔十年,2018年他們再次到新加坡,發現李成智竟然穿著10年前穿的那套灰色西裝,“同一套,我們印象非常深刻,只是變舊了一些!边@次,他們還見到了李光前的長孫李元士,他也非常簡樸,穿著一件舊得有些發黃的白襯衫,“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有這么節儉的,以他們的家境來說,真是太難得了!

      當天接待他們的李氏基金工作人員賴先生感嘆說,李氏家族真的非常低調、儉樸。據他所知,李氏家族二代、三代結婚時,喜宴都沒超過5桌,“只請雙方至親和集團的高管,旁人很難想象,一個東南亞聞名的大財團,婚禮竟這么低調。但做慈善時,他們又一擲千金,十分慷慨!

      光前精神不僅在李氏家族子孫中承續,也在這片他曾經用一生溫潤過的土地上生生不息地傳承著。李光前不僅是豐碑,更是燈塔,在“光前精神”的感召下,梅山的海內外僑親、鄉賢紛紛在梅山捐資成立獎教助學基金會,至今已設立10多個村級教育基金會,覆蓋全鎮85%的村莊

      “作為梅山人,我們受惠于光前先生,在光前學村的培育下學習、成長,如今事業取得一定成績了,希望能回饋光前學村,傳承‘光前精神’!倍辔恢鷮W金設立者表示。(黃寶陽)

      (責編:蔡雨荷、劉婷婷)
      X
       
      夜色男女爽爽影院,欧美大片a特激情刺激,rylskyart亚洲裸体

      <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