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僑界風采
      【僑史掠影】彭澤民——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的摯友(百年航程 有“僑”精彩④)
      密素敏
      2021年11月23日08: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圖為1949年,彭澤民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發言。

      圖為1926年9月14日,彭澤民、許甦魂致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會有關澳洲總支部開除鄺仕德、梁吉祥等國民黨右派黨員18人黨籍的資料。
       。▓D片均由中國華僑華人研究所提供)

      彭澤民早年旅居馬來亞,是南洋最早追隨孫中山的革命黨人士之一。他1906年加入同盟會,任吉隆坡分會支部書記。

      1922年陳炯明叛變革命后,孫中山被迫從廣東避居上海,但依然在尋找中國革命成功之路。1923年3月,彭澤民從南洋回國專程謁見孫中山,但由于國民黨右派阻撓,幾次謁見都未成功。孫中山得知這一情況后,特地為彭澤民頒發了一張特別通行證。在此后的幾個月時間里,彭澤民多次與孫中山討論國內政治、軍事及南洋黨務等問題,成為孫中山的得力支持者。在國民黨“二大”前后,彭澤民同共產黨人毛澤東、彭湃等交往甚多,思想認識、時局政見、情感認同日益與共產黨接近,成為他后來與中國共產黨真誠合作的思想基礎。

      在與共產黨人彭湃的交往過程中,彭澤民了解到“農民運動講習所”的開辦情況,這種以農民協會形式組織農民投入革命運動的方式成效顯著。受此啟發,彭澤民在共產黨人的幫助下創辦 “華僑協會”。開辦僅一年,會員就由成立之初的百余人發展到15萬多人,成功組織團結起華僑群體,使之成為國共合作旗幟下支持大革命的重要力量。彭澤民還在廣州創辦“華僑運動講習所”,邀請一批共產黨員和國民黨左派任教員。雖然由于北伐戰爭開始后革命形勢變化,華僑運動講習所只辦了一期,但為國共兩黨培養了一批華僑運動骨干。

      1927年7月14日汪精衛召開“分共會議”,彭澤民憤而離席。他首先想到國民黨反動派將于會議次日動手屠殺共產黨員,于是連夜趕往共產黨人吳玉章、林伯渠等人住處通告情況,還在天亮前緊急告知海外部的共產黨員,并給每人發了100大洋迅速轉移。彭澤民在危急關頭的緊急舉措,使一批共產黨員和愛國青年免遭厄難。當獲知彭湃、劉伯承、朱德、惲代英等一批大革命時期結識的共產黨人將要在南昌舉事時,彭澤民毅然決定到南昌參與起義。

      南昌起義后,國民黨反動當局將彭澤民“永遠開除黨籍、通緝歸案嚴辦”,馬來亞英國殖民當局對彭澤民發出“驅逐出境令”。此后,彭澤民在廣州的家產被查抄,存款被沒收,生活陷入絕境。但他此時仍然惦記曾共患難的共產黨人安危,并多次設法營救。

      抗日戰爭期間,彭澤民發起華僑抗日救國運動。1938年5月,他在香港創辦《抗戰華僑》,不斷向海外僑胞宣傳抗日救國思想,動員華僑捐物捐款,支援抗戰。

      在長期的政治生涯中,彭澤民始終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肝膽相照。1956年10月18日,彭澤民病逝。習仲勛高度評價彭澤民“是一位著名的愛國主義戰士和政治活動家,是中國共產黨的摯友”。

      (責編:王燕華、黃瑾)
      X
       
      夜色男女爽爽影院,欧美大片a特激情刺激,rylskyart亚洲裸体

      <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