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華僑華人研究>>僑史刊物
      【僑史掠影】陳望道—— 中文版《共產黨宣言》第一位翻譯者(百年航程 有“僑”精彩③)
      2021年11月17日15:35  來源:中國僑聯

      陳望道

      1920年8月出版的第一版《共產黨宣言》,由于排版錯誤,書名被印成了“共黨產宣言”。

      1920年9月出版的第二版《共產黨宣言》,封面由紅底改為藍底,書名的錯誤也更正過來。

      20世紀前10年,《共產黨宣言》只有部分段落的中文譯文刊登在中國國內報刊上。直到1919年,都還沒有完整的中文譯本。

      隨著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更多人希望看到系統完整的中文譯本,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但翻譯《共產黨宣言》不是一件易事!豆伯a黨宣言》包括引言和正文四章,內容豐富,思想深刻。1872—1893年,先后有德文、俄文、英文、波蘭文、意大利文版出版,還有不少留日學生看的是日文版本。如果翻譯者不能同時參照多個版本,或對馬克思主義理解不深,中文素養不夠等,就很難高水平翻譯《共產黨宣言》。

      1920年初,在邵力子等人的力薦下,旅日歸來的陳望道承擔了這個任務。陳望道精通英語和日語,同時國文功底深厚,用白話文發表過多篇文章。他還接觸閱讀過不少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書籍與文章,參加了上海共產主義小組出版的內部理論刊物《共產黨》的創刊工作,因此有能力承擔這項工作。

      為了集中精力把《共產黨宣言》翻譯好,陳望道回到老家浙江義烏分水塘村,把自己關在一間小柴屋里,參照日文和英文版本,夜以繼日,字斟句酌,忘我工作。一天,母親把粽子送到他屋里,并把紅糖水放在旁邊,叮囑他別忘了蘸著吃。過了一會兒,母親不放心地在院里問:“粽子吃了嗎?”他答道:“吃了吃了,可甜了!蹦赣H進屋收拾時發現他嘴巴上沾滿了墨水,旁邊的紅糖水卻一口未動。原來,陳望道將注意力全放在書稿上,錯把墨水當作了紅糖水。

      在陳望道心中,真理的味道比紅糖更甜。兩個多月后,近兩萬字的《共產黨宣言》終于翻譯完成。1920年8月,《共產黨宣言》中文版在上海正式出版,封面印有紅底馬克思肖像。由于排版錯誤,書名被印成了“共黨產宣言”。但大家都不以為意,進步人士競相轉告、購買和閱讀,第一版印刷的1000冊很快銷售一空。第二版的封面由紅底改為藍底,書名的錯誤也更正過來。

      在這份《共產黨宣言》的首個中文全譯本中,陳望道翻譯敲定的名詞“無產者”“階級斗爭”等畫龍點睛,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黨的理論建設和革命斗爭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后來的《共產黨宣言》翻譯者成仿吾,對陳望道的翻譯非常欽佩,他在1978年《共產黨宣言》新譯本的《譯后記》中寫道:“當時的日譯本很可能是非常粗糙的,陳(即陳望道)譯本也就難免很不準確。但是它對于革命風暴前的中國革命干部和群眾起了非常重要的教育作用,僅僅‘有產者’‘無產者’‘階級斗爭’以及‘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這樣的詞句,就給了在黑暗中尋找光明的革命群眾難以估計的力量!

      (責編:王燕華、劉婷婷)
      X
       
      夜色男女爽爽影院,欧美大片a特激情刺激,rylskyart亚洲裸体

      <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