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僑界風采
      潘學靜——堅定抗日 堅守華教(百年航程 有“僑”精彩(85))
      徐  織
      2022年05月13日08:5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潘學靜(1916—2016年),其父潘自浚旅居日本9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律?茖W習,與李大釗是同學,因有著共同志向而成為摯友。潘自;貒,在天津法律?茖W校任教,為當時被當局逮捕的民主運動學生做辯護律師,營救過許多進步學生。

      后來,潘自浚和鄧穎超成為摯友,經常在一起討論支持進步學生的問題。潘學靜所讀的小學達仁女校,是一所中國共產黨開展地下活動的進步學校。潘學靜的班主任就是鄧穎超。

      1936年末,潘學靜隨丈夫徐天從漂洋過海,赴南洋從事華文教育。在新加坡,潘學靜夫婦積極參加支援祖國抗日義賣活動,捐款由陳嘉庚組織的抗日救國會匯回祖國。

      1941年,潘學靜夫婦任教于印度尼西亞雅加達中華中學,該校創辦人之一張國基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毛澤東的同學與戰友。張國基經常對師生員工說:“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帶領中國人民推翻舊中國!边@些話深深打動了潘學靜。

      1942年8月,日本侵略者占領了印尼首都雅加達。中華中學的辦學物資被日軍搶走,學校被迫停課。中華中學師生經過長途跋涉,轉移到山城芝巴德。就在此時,日軍通知徐天從去做《共榮報》的主編。

      華僑們聽聞這一消息,非常著急!豆矘s報》是侵略者的報紙,做主編就是做漢奸。當時,已經有近400名愛國華僑被關進集中營,日軍之所以不關徐天從,就是想利用他在華僑中的威望,讓其為日軍服務。

      華僑們連夜商量對策。徐天從堅決抵制去當《共榮報》主編,但若其直接拒絕,他必定要被日軍關進集中營;如果全家躲進深山老林,日軍會追殺更多無辜僑民。

      就在大家商討之時,身懷六甲的潘學靜挺身而出:“我去雅加達日軍軍政部,替天從回絕這門差事!”

      當時所有人都非常吃驚,作為一個文弱溫良的女子,潘學靜竟敢做出這樣的決定。大家更擔心潘學靜的安危。但潘學靜說:“目前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侵略者把我們逼到死角上,我們不挺身而出,就會淪為‘漢奸、奴隸’,這是奇恥大辱!國內抗日志士在前線,我們海外華僑也要抗日!不做亡國奴!”

      在日軍軍政部,漢奸張某接待了潘學靜。面對物質誘惑,潘學靜不為所動。面對日軍頭目,潘學靜更是毫不畏懼,意志堅定,始終堅持自己的說辭。最終,日軍頭目揮手讓她走了。

      回到芝巴德,華僑教師和學生前來迎接潘學靜。潘學靜和丈夫帶著孩子和幾名流亡學生,步行幾十公里山路,住進深山,開始了華僑學校的流亡教學生活,一直到抗日戰爭勝利。

      潘學靜只身前往日軍軍政部,替丈夫拒絕漢奸報紙主編職務,保護了家庭,也保護了一群華僑。這段佳話在印尼華僑界廣為流傳,人們至今依然盛贊這位美麗而勇敢的愛國女子。

      (南通赤子情華僑圖書館供稿)

      (責編:王燕華、黃瑾)
      X
       
      夜色男女爽爽影院,欧美大片a特激情刺激,rylskyart亚洲裸体

      <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