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華僑華人研究>>僑史掠影
      唐鐸——“飛越”莫斯科紅場的中國人(百年航程 有“僑”精彩(15))
      孫亞賽
      2022年06月23日09:19  

      文章原載于《人民日報海外版》2021年08月02日第 09版 

      唐 鐸

      1925年夏,唐鐸被國民革命政府選派到蘇聯留學,次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八摹ひ欢狈锤锩儼l生后,唐鐸憤慨萬分,拒絕回國為蔣介石政府服務,留在蘇聯繼續學習深造,終于成長為一名優秀的飛行員。在慶!笆赂锩16周年的1933年11月7日,唐鐸被選派為紅場受閱空軍部隊的長機飛行員,成為駕駛飛機飛越莫斯科紅場的唯一中國人。

      1944年夏,唐鐸以蘇聯空軍強擊飛行近衛團副團長的軍職走上蘇聯衛國戰爭前線,駕機參加了多次戰斗,與蘇聯紅軍一起浴血奮戰,曾創下了一天6次起飛出擊的空戰紀錄。唐鐸后來回憶說:“在那些日子里,飛機幾乎都是帶血作戰的。每次作戰回來,機艙后面的空乘戰斗人員有的受傷,有的犧牲,有時情況緊急,根本來不及把流在機艙里的鮮血揩拭干凈,就把死傷的戰友抬下去,草草把飛機檢修一下,再換上另一個人,立即就起飛接著參加戰斗!

      由于表現出色,唐鐸在蘇聯學習、工作和戰斗的28年間,先后榮獲“列寧勛章”“紅旗勛章”“紅星勛章”“蘇聯衛國戰爭勛章”4枚勛章和“攻克柯尼斯堡獎章”“戰勝德國衛國戰爭獎章”“蘇聯建軍30周年獎章”3枚獎章,他也是唯一獲得蘇聯最高榮譽勛章——“列寧勛章”的中國人。

      新中國成立前后,劉亞樓受命主持組建人民解放軍空軍。長期在蘇聯服役、具有豐富空軍工作經驗的唐鐸,自然成為他爭取的對象。1949年8月,劉亞樓首次率中國代表團出訪蘇聯,就向蘇聯方面提出要唐鐸回國工作的請求。此后,劉少奇、周恩來出訪蘇聯時也努力促成此事。1953年,蘇聯方面終于批準唐鐸回國;貒,唐鐸全身心投入到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空軍工程系的工作之中,組織創建了飛機發動機、航空軍械設計、航空儀表、航空無線電、飛機場建筑、航空氣象等6個專業,培養了大批空軍技術骨干。195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評授軍銜時,唐鐸被授予少將軍銜。

      2015年,習近平主席訪問俄羅斯前夕,在《俄羅斯報》上發表了署名文章,其中贊揚了參加蘇聯衛國戰爭的中國少將唐鐸:“中國飛行員唐鐸作為蘇軍空中射擊團副團長,鷹擊長空,在同法西斯軍隊的空戰中屢建戰功!

      (責編:王燕華、黃瑾)
      X
       
      夜色男女爽爽影院,欧美大片a特激情刺激,rylskyart亚洲裸体

      <pre id="ptprr"><ruby id="ptprr"><b id="ptprr"></b></ruby></pre>

      <big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big>

      <address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address><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ol id="ptprr"></ol></strike></track>
      <pre id="ptprr"><ruby id="ptprr"></ruby></pre>

        <track id="ptprr"><strike id="ptprr"></strike></track>
          <address id="ptprr"><pre id="ptprr"><span id="ptprr"></span></pre></addres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